来自 经典美文 的文章

韩少功:背钉

  韩少功:背钉

  现场捉拿三耳朵是本义的主意。他从工地上回来,听到仲琪告密,得知自己的老婆与三耳朵私通,当时气得想杀人。他毕竟还有点脑子,不会不明白,这件事太丢人现眼了,真要闹起来,扯上一个三耳朵,算一回什么事?想来想去,只好关起门来拿婆娘杀血。一杆洗衣的擂件都打断了,打得贼婆子满地乱滚,哆哆嗦嗦地答应一切、她后来还算不错,照本义的计策行事,果然把三耳朵引人了圈套。两个男人大打出手的时候,本义眼看顶不住,大叫婆娘上来帮忙。她总算还是心向着自己的老倌,居然急中生智从背后一把抠住三耳朵胯下的那个部位,抠得他差点昏了过去。

  本义这才腾出手来,找来早已准备好的麻索,把三耳朵扎扎实实捆成个粽子样。

  本义只是没有想到,第二年贼婆子突然失踪。他根本没有朝三耳朵那一方想,即使是一件私奔案或拐骗案,也只有文化馆长或照相师傅在他的怀疑范围之内。他觉得没有脸做人,一连几天不理公事,关紧大门,在额头上贴了两块膏药,在家里睡觉。他暗暗起了杀心,不管这次在哪里找到这个妖精,他情愿不当这个书记了,也要一刀结果了这个货。

  村里人也大多没想到三耳朵,根本无法想象铁香这么个有姿有色的女人,会丢下一对还在读书的娃崽,跟上那样一个烂杆子。人们只是猜测县文化馆的动静,还派人到县城里去打听。

  到第二年秋天,一个消息从江西那边传来,让人们大为吃惊。这个消息证实,铁香确实是私奔了,而且是跟着三耳朵私奔的。有人在江西看见过他们。前不久,一群流窜犯结伙在公路上打劫粮车,被部队和民兵追剿,打死了一个,抓了十几个。最后的两个很顽固,跑到山上东躲西藏,一直没法抓到。后来靠当地农民提供消息,搜山的民兵总算把他们咬住,把他们逼进一个山洞。民兵团团围住相口,喊了一阵话,没有听到回音,往里面丢手榴弹,才把他们炸死。民兵后来发现,死的是一男一女,瘦得都只有七八十来斤。女的挺着个大肚子,还有几个月的身孕。人们在他们的衣包里发现了一颗公章,一个什么铜矿筹建委员会的。还有两份空白处方签,几张备课专用纸,几只公函信封,信封上有这边的县名和公社名。公安才通知这边派人去认人。公社的何部长去了,从派出所留下的照片上认出了铁香和三耳朵血肉模糊的面孔。

  何部长花了二十块钱,请当地两个农民把他们埋了。

  按照马桥的老规矩,铁香不贞,三耳朵不义,两人犯了家规又犯了国法,再加上一条不忠,死后是必须“背钉”的。也就是说,他们死后必须在墓穴里伏面朝下背上必须钉人铁钉九颗。伏面朝下,表示无脸见人的意思。背钉,则意味着他们将永远锁在阴间,不可能再转世投股,祸害他人。

  马桥人没有得到这对男女的尸体,没法让他们背钉。一些老人们说起这事就不免忧心忡忡,不知道他们还要闹出什么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