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经典美文 的文章

刘墉:谈公平

  刘墉:谈公平

  孩子!你愈大,愈会发现这世界上有许多不公平!

  你可以化悲为力量。但你不能怨恨,因为怨恨只可能使你更偏激、更不理智,甚至造成更大的失败。

  ◎这世界公平吗?

  今天你一进门就嘟着嘴说,你参加学校诗社比赛居然没得奖。

  接着就见你上楼,在浴室擦眼泪,一边哭一边说连美国诗人刊物都收录你的作品,学校里的比赛却没名。还说英文老师讲你写得很好,同学也说棒,认为你绝对会得奖,一定是中间出了什么问题。

  “会出什么问题呢?”问。

  “说不定诗弄丢了,没到评审的手上。”

  “你把诗交给谁了呢?”我又问。

  “交给了英文老师。”你说。可是又讲你已经问过英文老师,老师说早就送进去了。

  “那你要不要去查,去一关一关问,或是问问评审老师有没有见到你的诗?”我说。却见你一顿脚,不高兴地讲:“问有什么用?比赛已经结束了,课都结束了,我都毕业了,就算诗真掉了,找回来,也晚了。”

  孩子,这下我就要说你了。当你觉得有问题,不高兴,或者不服气,你只有三条路可以走——一个是去追查,看有没有失误;一个是不在乎,认为查也没用,犯不着浪费时间;一个是好好检讨,是不是自己有弱点,作品不好却不自知。

  你既然不高兴,又不愿意去查,还不检讨,自己在这儿生闷气有什么意义呢?这不是积极的人生态度啊!

  而且,你说比赛结束了,查也没用。这话显得你太利已,有些自私,你怎不想想如果查出来是有人遗失了文件,或比赛的办法不好,甚至要那该负责的人认了错、道了歉,不是可以使主办人员惊惕,让以后参加比赛的人不再吃亏吗?

  这就好比前些时学校刊物上有涉及歧视的文章发表,为什么中国家长要那么气愤,甚至把新闻登上了报纸。他们不是也可以说文章已经发表,争也没用吗?

  他们争,是为了让老师和学生警惕,以后不要再随便刊登有种族偏见的文字,使以后的少数民族子弟能不吃亏啊!

  还有,你不断地说不公平、不公平,比你差的作品都得奖了,你却没列名。我对你说的“不公平”也有意见,如果是别人把你的作品搞丢了,那不能算是不公平,那只是“错误”;只有当你参加比赛,别人故意贬抑你的作品时,那才叫不公平。

  而且,我要问你,这世界上真是样样都公平吗?

  为什么有些人漂亮,有些人丑;有些人高,有些人矮;有人能一目十行,有些人又十目都年不了一行;有些人家财万贯,有些人寅吃卯粮;有些人生在贫穷战乱的地区,有些人生在富裕安定的国家?

  这世界本来就不公平啊!

  说件事给你听,我在台北时有个小女生来对我哭,说她毕业应该可以得到市长奖,但是因为每个学校有一定的名额,其中一个给了家长会长的孩子,另一个给了有脑瘤的小孩,结果把她挤了下来。颁奖时,她在乐队里演奏,看着成绩不如她的同学领了奖,眼泪直往肚里吞,她觉得太不公平了。

  我一边听,一边眼泪也要掉下来。但是我听完之后,对她说:你要想想那个得脑瘤的孩子多可怜!他得那么重的病,动了那么多次手术,还能有不错的成绩,真是不简单。就成绩而论,他比你差却列在你前面,确实不公平。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想,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,就长了脑瘤,上天不是也不公平吗?你怎不想想自己幸运的地方,而感恩呢?

  孩子!你愈大,愈会发现这世界上有许多不公平。对那些不公平,你或是强力去抗争,如同美国黑人争民权一样,用上百年去争取;再不然你就要把那愤懑化成力量,在未来有更杰出的成就,以那成功作为“实力的证明”,也用那成功对你的敌人作出反击。

  但是记住:

  你可以化悲愤为力量。但你不能怨恨,因为怨恨只可能使你更偏激、更不理智,甚至造成更大的挫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