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美文

胡适:我的母亲

胡适:我的母亲 每天天刚亮时,我母亲便把我喊醒,叫我披衣坐起。我从不知道她醒来坐了多久了,她看我清醒了,便对我说昨天我做错了什么事,说错了什么话,要我认错,要我用功...

胡适:我的母亲

汪国真:那凋零的是花

汪国真:那凋零的是花 你的生命正值春光 为什么我却看到了霜叶的容颜 只因为那面美丽的镜子 打碎了 你的眷恋深深 在梦幻旁久久盘桓 既然伸出双手 也捧不起水中的月亮 那么让昨日...

汪国真:那凋零的是花

刘墉:谈公平

刘墉:谈公平 孩子!你愈大,愈会发现这世界上有许多不公平! 你可以化悲为力量。但你不能怨恨,因为怨恨只可能使你更偏激、更不理智,甚至造成更大的失败。 ◎这世界公平吗?...

刘墉:谈公平

张小娴:一个人的晚饭

张小娴:一个人的晚饭 一个人吃晚饭,总是难免的吧?要是那天只有我一个人,我会留在家里。我不喜欢到外面吃。 在这个城市,适合一个人吃晚饭而又出色的餐厅为数太少了。中菜...

张小娴:一个人的晚饭

王蒙:人比人,气死人?还是学学老子

王蒙:人比人,气死人?还是学学老子 当然也有另一种情况,你确实才具平平,成就一般,身无长技,又没有好爹娘好社会关系为你铺路搭桥,于是在分房、提级、职称,以及各种美差...

王蒙:人比人,气死人?还是学学老子

梁衡:石河子秋色

梁衡:石河子秋色 国庆节在石河子度过。假日无事,到街上去散步。虽近晚秋,秋阳却暖融融的,赛过春日。人皆以为边塞苦寒,其实这里与北京气候无异。连日预告,日最高气温都在...

梁衡:石河子秋色

郭沫若:白鹭

郭沫若:白鹭 白鹭是一首精巧的诗。 色素的配合,身段的大小,一切都很适宜。 白鹤太大而嫌生硬,即如粉红的朱鹭或灰色的苍鹭,也觉得大了一些,而且太不寻常了。 然而白鹭却因...

郭沫若:白鹭

张中行:自嘲

张中行:自嘲 自嘲可以有二解。一种肤面的,字典式的释义,是跟自己开个小玩笑。一种入骨的,是以大智慧观照世间,冤亲平等,也就看到并表明自己的可怜可笑。专说后一义,这有...

张中行:自嘲

舒婷:也许

舒婷:也许 答一位读者的寂寞 也许我们的心事 总是没有读者 也许路开始已错 结果还是错 也许我们点起一个个灯笼 又被大风一个个吹灭 也许燃尽生命烛照别人 身边却没有取暖之火...

舒婷:也许

冯骥才:逼来的春天

冯骥才:逼来的春天 那时,大地依然一派毫无松动的严冬景象,土地邦硬,树枝全抽搐着,害病似的打着冷颤;雀儿们晒太阳时,羽毛乍开好像绒球,紧挤一起,彼此借着体温。你呢,...

冯骥才:逼来的春天

周作人:故乡的野菜

周作人:故乡的野菜 我的故乡不止一个,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。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,只因钩于斯游于斯的关系,朝夕会面,遂成相识,正如乡村里的邻舍一样,虽然不...

周作人:故乡的野菜

郁达夫:阳光广场

郁达夫:阳光广场 阳光广场是个迷乱晕沉的地方。从亚北开发区长满黄金的地下轰然伸出两只巨手,胡乱抓下块天空,摩肩接踵的浮华就闻风而至,交融,缠绕,气喘吁吁,堆塑出风姿...

郁达夫:阳光广场

冯骥才:巴黎女郎

冯骥才:巴黎女郎 一提到巴黎女郎,我们的脑袋里会立即冒出一些浓妆艳抹,奇装异服,香气四溢,行为浪漫的女人来。可是我们如今在巴黎连这种女人的影子也见不到!这印象缘自何...

冯骥才:巴黎女郎

张爱玲:茉莉香片

张爱玲:茉莉香片 我给您沏的这一壶茉莉香片,也许是太苦了一点。我将要说给您听的一段香港传奇,恐怕也是一样的苦香港是一个华美的但是悲哀的城。 您先倒上一杯茶当心烫!您...

张爱玲:茉莉香片

简贞:雪夜,无尽的阅读

简贞:雪夜,无尽的阅读 1 我应该如何阅读一个旅人的故事才不会惊动早晨的阳光? 春天已经破冻了,当我这么想时,仿佛看到无边际的透明冰河上,一名瘦女子悠闲地散步,在她的步...

简贞:雪夜,无尽的阅读